就是一直踩死線啊怎樣你咬我啊(噴血
MP隨有糧食跟沒糧食上下起伏,HP長期剩半血。

All Dick,尤其BD/superbat
紳士密令,蘇美蘇
進擊的巨人,團兵
(幾乎99%吃的CP都可逆)

[Hernan/Kirk]Days-01

*警告:嗯我覺得歐美向是不用標啦,但還是說一下埃爾南跟貝卡做過了。
是基於那樣基礎的超蝙⋯⋯


===


  油漆斑駁的木牆傳來窸窸窣窣的響聲。

  躺在床上的柯克無奈地睜開眼睛,瞪著眼前的黑暗。

  「別去在意老鼠。」埃爾南懶洋洋地說,手攬在柯克的腰上。

  他們睡在廉價酒館附近的破爛汽車旅館,旅館的老闆是個老老頭,老眼昏花根本沒認出超人和蝙蝠俠,他遞出房間鑰匙的同時,還在一邊嘮叨現今年輕人的穿衣品味。

  「現在應該不是你的用餐時間,還是你沒忘記老鼠的味道?」

  「我努力不去回憶它。」柯克低聲回答,「你不該提醒我。」

  「我的錯。」

  他們本該待在瞭望塔裡,各自躺在屬於自己的柔軟大床上,伴隨著空調細微卻又清晰的聲響入眠。

  貝卡不在,本來三個人居住的大廈顯得更加空曠,尤其少了埃爾南的宇宙飛船,大廈內空出不少空間。趁這次任務在美國境外,埃爾南藉口兩人許久沒有旅遊,拖著柯克一起滯留在墨西哥境內,隨便去一家廉價酒館和擦著刺鼻香水的妓女調笑玩樂。當晚兩人都攝取了大量的酒精,但他們誰也沒喝醉。

  也許喝下一整瓶波蘭出產96%的生命之水,柯克會有機會體驗到酒醉的感覺,但他對酒精沒有特別的喜好,只是陪著埃爾南喝而已。

  埃爾南問:「需要我趕走小客人嗎?」

  「我想他們家就在那兒,就不必叨擾牠們了。」

  「但是你睡不著。」

  埃爾南習慣在差勁的環境睡著,即使外頭有熱鬧的嘉年華也照睡不誤,但柯克顯然不能適應,被老鼠啃噬咬木牆的聲音擾得不得安眠。

  柯克阻止他去禍害老鼠一家,「這沒什麼,我本來就不怎麼需要睡眠。」

  但埃爾南不太高興。

  「別說這麼掃興的話,躺在床上不睡覺,還能做什麼?除了和女人上床?」

  人類失眠的可能性完全被埃爾南忽略了,除此之外人類除了和異性上床,還有跟同性上床這個選項。柯克在心裡想,一點也沒有把想法說出口的慾望。

  「我一會兒就睡著了,別在意我。」

  「我可做不到,你沒睡著的呼吸聲比老鼠吵鬧的聲音還要大得多了。」

  「……我可以不呼吸。」

  吸血鬼不需要氧氣,柯克維持呼吸只是身體習慣這麼做而已。

  「這只是一個譬喻!譬喻你懂嗎?真是,難道我非得說我在意你才行嗎?」

  「因為我們是朋友。」

  「不只是這樣,柯克,你明明知道不止如此。」

  他們之間還存在朋友關係之外的選項嗎?柯克想不透,不過他還是沒有說話的慾望,逕自沉默著。

  埃爾南的心思遠比自己以為的敏感得多,見識也比自己還要廣博得多。柯克不知道埃爾南為什麼突然拉著他去酒館,但他知道埃爾南心情不好。

  能夠讓超人心情不好的事情太多了,即使減少許多仍舊堅持抗議的人們,在萬聖節正義聯盟扮裝玩具,埃爾南那件隨風飄舞的長大衣被改造成更破爛,上面還畫上蛛絲的款式,貝卡的劍倒是精緻許多,至於蝙蝠俠的尖牙,把過去吸血鬼尖牙的存貨換上新包裝,價格就可以翻上一倍。奸詐的玩具商們完全沒有向他們要求販售的版權,這侵害了他們的利益……

  柯克不打算追究,但埃爾南很明顯討厭那件長大衣,柯克聽他抱怨那件仿品用得質料太差了,讓孩子們以為超人的品味很差根本是美國人的傲慢。埃爾南在批評的那一瞬間暫時忘記自身國籍的問題。

  那無所謂,柯克想兒童版的超人大衣冒犯了埃爾南作為移民家庭二代敏感的心情,讓他抱怨一兩句也無所謂。

  埃爾南抱怨說:「你又不說話了。」

  「要說什麼?」

  「你是傻子嗎,柯克?別愣在那兒發呆,你可以跟我聊聊,直到你的瞌睡蟲再度來臨——」

  「我不知道要聊什麼。」

  埃爾南嘆氣。

  這讓柯克有些緊張,他謹慎地挑選了一個安全的話題。

  「關於氪星的知識,新的科研專案——」

  「不要談工作,雖然這真的是個很催眠的話題。」埃爾南用西班牙語嘟囔了句天啊,才繼續往下說:「但是柯克,通常在這種時候應該聊一點心事,或者聊一些關於女人的事。」

  「你想念貝卡嗎?」

  「我當然想念貝卡,作為朋友那種想念。」

  柯克也想念作為朋友和夥伴的貝卡,但他想問的不是這個。

  「但是你們明明上過床了。」柯克語氣平淡地指出事實。

  「只有一兩次,頂多算得上炮友,那傢伙不止跟我一個人滾過床單,我個人認為她更喜歡特雷弗上校。」

  特雷弗上校作為正義聯盟的法定政府聯絡人,自然和貝卡有許多來往的機會。

  「所以你會因為貝卡選擇特雷弗而難過嗎?」

  「當然不會。」

  「真的不會?」

  埃爾南懶洋洋地回答:「反正貝卡都說了,我只是按摩棒。」

  柯克不懂埃爾南被貝卡當性玩具為什麼不會生氣,這不合常理。

  「……她這麼說不會傷害到你的男性自尊嗎?」

  「當然不,我不介意被當作工具。」

  「……」既然埃爾南不介意,和貝卡上床的話題也就這麼嘎然而止了。

  「你不繼續問嗎?」埃爾南問。

  「我不知道還可以問什麼。」

  「你不問我最喜歡今天酒吧裡的哪個女人嗎?或者跟我說你比較喜歡哪一型?」

  「我沒有太注意她們。」

  「天啊。」埃爾南再度以西班牙語感嘆,隨後扔下一個炸彈問,「柯克,你要保有你的處男身份到什麼時候?」

  柯克第一次知道埃爾南會想問他這個。

  「……我一定要回答你的問題嗎?」

  「當然,我們在聊心事,朋友之間得彼此坦承。」

  「我沒有這方面的慾望,埃爾南。」

  「怎麼可能?怎麼會有男人對女人沒有慾望?」

  事實上,柯克對人類都沒什麼慾望。只要想像某天不小心把食慾和性慾搞混,把伴侶當作血包啃食的畫面,他對人類就一點想法都沒有。



TBC

评论(8)
热度(64)

© 安陵 | Powered by LOFTER